我收藏的王亚南《资本论》(第三卷)初版本

时间: 2016年10月26日             字号:              阅读:{{ pvCount }}

  

  

  

  

  在我收藏的永安抗战文史资料中,有一册民国27年(1938年)9月30日,由邹韬奋读书生活出版社出版的《资本论》(第三卷)初版本上下册,是我的众多藏品中的最爱!每当在夜静人深时看着这本书质朴的封面时,我心里就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激动。抗战时期,王亚南曾生活、战斗在闽中燕水之畔。因此,永安人都知道,《资本论》的中译者就是郭大力和王亚南。

  王亚南(1901-1969)原名际主,号渔邨,笔名王真、碧辉等,湖北省黄冈县王家坊村人(今湖北团风县)。他父母早逝,幼年在兄长帮助下他在黄州读完小学,毕业后考入武昌第一中学。1924年,进武汉中华大学教育系读书。王亚南学习刻苦成绩十分优异,为了补贴生活费用,他不得不在课余时间到校外兼课任教。1927年毕业后投笔从戎参加北伐军,任政治教员。大革命失败以后,他先期至上海,后到杭州,在大佛寺里租一陋室栖身。1928年,王亚南赴日本留学阅读了大量马克思著作及欧洲古典经济学,“九一八”事变后,他愤然回国,在上海以翻译和教书为业,从事进步文化活动。在这一二年中,他相继翻译了亚当·斯密的名著《国富论》、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约翰·穆勒的《经济学原理》等经济学著作,他自己的著述《经济学史》、《世界政治经济概论》等也陆续问世,在学术界,王亚南开始崭露头角。此间,他还与同住大佛寺的上海大夏大学哲学系毕业生郭大力相识。俩人遂结成莫逆之交,并决心合作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共同翻译马克思的《资本论》和有关英国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名著。

  我收藏的这册《资本论》第三卷全译本,为平装大32开本,上下册书价3元6角。整书虽历经68年仍保存得非常完好,它是研究永安抗战进步文化的重要历史资料。《资本论》第三卷原出版于1867至1894年间,“五四”运动后不久,已有部分章节被陆续介绍到中国,但直到抗战前,也只翻译了第一卷。在接受了翻译任务后,王亚南除于1937年担任“上海著作者抗日协会”执行委员,参加宣传工作以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到翻译《资本论》的工作方面。由于《资本论》中的一些名词概念在中文字典中查找不到,为要忠实于原文又要让中国读者看懂,王亚南和郭大力根据德文原本,参考日文译本,也参考了当时国内已翻译出版的第一卷部分,尽可能使其内容通俗化,以便于中国读者阅读和研究。当时正值抗日战争爆发前后,生活条件极差,王又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和胃溃疡病,但他仍以极大的毅力坚持工作。全国抗战爆发后,王亚南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他到了武汉和重庆,先后得到周恩来同志和董必武同志的教导和帮助。董老对他努力从事马列主义理论宣传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的评价。同年秋季,郭大力和王亚南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中第一次从德文本翻译《资本论》(第三卷)全译本,并由在永安下渡出生的周韬奋的读书生活书店出版发行。《资本论》(第三卷)全译本在中国的出版,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是对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一个重大的贡献。

  对于永安这个东南文化抗战名城,王亚南的名字被人们广泛熟知显得尤为亲切。1944年,王亚南应福建省政府秘书长程星龄之邀,离开中大来到战时省会永安任省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他的到来使该研究所的学术研究气氛迅速活跃起来,成为特殊条件下宣传马列主义的阵地。同时,王亚南还兼任长汀厦门大学、建阳暨南大学教授。在永安还创办了《社会科学》季刊和《研究汇报》学刊;完成了其代表作《中国经济原论》、《社会科学论纲》等,并首次在永安出版。在永安期间他还先后发表了10余篇论文和专著,在白色恐怖下的国统区宣传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作出了重要贡献。我收藏王亚南的另一册《社会科学新论》(经济科学出版社发行)一书,就是他在1945年4月在永安车坡社科所野马轩书斋完稿。同年秋,王亚南为抗议国民党政府当局迫害羊枣等进步人士,制造震惊全国的“羊枣事件”,而愤然辞职离开了永安。

  王亚南作为中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毕生从事教育与社会科学研究事业,在他68年的生命途程中数十年如一日,一生著译40余部,文章300余篇,真是春风化雨,哺育了无数英才。福建永安是东南抗战文化名城,它的历史地位经专家、学者的逐步深入研究,已经完全可以和西南抗陪都重庆和昆明、桂林等城市相互媲美。王亚南在福建永安所从事的抗战进步文化活动和大量著述,是先生留给永安人民的一份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