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随笔:永安有女初成长——《甲必丹女儿》

时间: 2017年12月27日       来源:[ 永安市政府办]       字号:              阅读:{{ pvCount }}

1944年2月,福建永安东南出版社出版了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甲必丹女儿》一书。译者孙用是根据世界语译本转译的,“甲必丹”即“上尉”的音译。后该书在收入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的“译文丛书”时,书名改为《上尉的女儿》。在译者写的“后记”中称,其所译完成于“三十二年十二月……”。

 

  抗战时期,福建临时省会永安有各类出版社40余家,其中影响较大的东南出版社由时任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的随从秘书、《建设导报》社长、东南出版社常务董事谌震为第一发起人,并亲任社长。李仁达(地下党员)为首任经理负责具体工作。该社因有高层政治背景和雄厚的资金及强大的技术力量,因而独步东南出版业。省主席刘建绪仅一笔就出手120万元,爱国绅商江子豪也给了20万元,谌震还从其他国民党政要口袋里掏出不少钱,故此在政治上有靠山,经济上也就不虞匮乏。

  当时,永安东南出版社曾承印郭沫若的史论《先秦学说述林》及译著《浮士德》、《少年维特之烦恼》等,分精装平装两种版本,郭老看到样书十分满意。省府主席刘建绪曾带随从秘书谌震,参加国民党在重庆召开的五界十一中全会。谌震带回美国威尔基著,刘尊棋译的《天下一家》、格鲁著《东京归来》、中外出版社译《联合国概况》等三本书的纸型,永安东南出版社翻印出版寄到重庆后,《新华日报》的林乐恒看到称赞“书印的很好,装璜美观。”以后他介绍很多书交由该社出版。

  《甲必丹女儿》是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生前的发表的最后一部小说,也是最出色的一部小说作品。1836年,由《现代人》杂志第四期初次刊登。我国最初出版的本书,是1903年由戢翼据日文《俄国情史》转译,它是我国翻译出版的第一部普希金作品(1903年6月上海大宣书局印行)。同时还有安寿颐直接从俄文译成中文的《甲必丹之女》。这两本书都是《上尉的女儿》在我国的异名同种书。

  普希金(1799--1837)俄国诗人,俄罗斯近代文学的奠基人和俄罗斯文学语言的创造者。是“俄罗斯的第一位诗人和艺术家”(别林斯基语),“世界上极伟大的艺术家”(高尔基语)。由于普希金与十二月党人关系密切,猛烈抨击农奴制度,歌颂自由与进步;否定沙皇专制,歌颂人民的力量,因而备受沙皇政府的迫害,1837年在阴谋布置的决斗中遇害。

  福建永安东南出版社出版了俄罗斯普希金《甲必丹女儿》一书故事情节大致是这样的:贵族青年格里涅夫带着仆人萨威里奇去军中服务。他坐着马车,路上遇到暴风雪,迷了路,被陌生人带到一个旅店,在旅店,格里涅夫见陌生人很冷,就将自己的一件兔皮袄给了他。这人就是普加乔夫。格里涅夫到奥伦堡后,被将军派往白山要塞。他在那儿爱上了米罗诺夫上尉的女儿玛丽亚。不久,普加乔夫的起义军攻占了白山要塞,绞死了上尉。普加乔夫失败之后,格里涅夫因通敌罪被捕入狱,玛丽亚见沙皇叶卡杰琳娜说明真情,格里涅夫被释放。在这个小说里,普希金歌颂和赞美了农民起义领袖普加乔夫,把他塑成一个自信、乐观、和蔼可亲,酷爱自由,深受人民拥戴的英雄。同时,还谴责了沙皇的专制和残暴,这在当时是非常大胆的。

  这位伟大的诗人生前非常热爱中国,一直迫切希望访问中国。1830年1月,普希金正式向俄国当局提出申请到中国访问,然而当局对这位十二月党人的文学代言人是严重不信任和仇视的,怎么也不会同意他访问中国。但是,普希金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中国。他的母亲曾向诗人讲述过他的外曾祖父阿·彼·汉尼拨到过中国的故事。汉尼拨是俄国著名的军事工程师、将军和国务活动家,彼得大帝逝世后失宠于朝廷而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并受命去测量中国的万里长城。

  1820年4月,普希金创作了歌颂自由、反对专制的诗歌,被“调遣”到俄国南方。在那里,他结识了在1805年出使过中国的外交官维格尔,获得了有关中国的更多知识。因此,在他的长诗《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中就有了“颤动的森林幽暗的深处,中国黄莺在婉转地鸣唱”的诗句。在1828-1829年之间,普希金结识了“中国通”雅·比丘林神父。这位神父曾任俄国东正教驻北京传教士团的团长,他热爱中国文化,对孔子有很高的评价。受其影响,因而普希金的诗中有“孔夫子……中国的圣人”的诗句。这位“中国通”精通中文,是俄国汉学的奠基人,翻译了许多研究中国的著述。他曾把翻译成俄语的《三字经》和《西藏概述》等书送给普希金。此外,普希金还阅读了许多有关中国的历史文化书籍,如《中华帝国概述》、《中庸》、《四书解义·大学》等。

  《甲必丹女儿》由福建永安东南出版社出版发行后,除一部分在永安的东南出版社门市部零售外,还有的则通过邮寄发往全国各地。由于重庆地区的读者需求批量较大,多数的书是成捆通过永安邮车取道连城达长汀机场,由福建的“驼峰”航线直达重庆,在西南地区引起巨大的反响。许多文化名人看书后,都不敢相信远在偏僻的东南福建永安,竟能出版如此精美的译文书籍。

  江泽民主席在访问俄罗斯期间,曾参观普希金纪念馆并亲笔题词:“伟大的诗人,民族的骄傲”。普希金在一首无题诗中写道:“我们走吧,朋友,无论走到那里,只要是你们想要去的地方,不管是到那遥远的中国长城边上……”。这位伟大诗人的脚步何止才走到中国长城边上啊,在福建永安普希金心爱的《甲必丹女儿》,给战时的抗日将士和熱血青年多少激昂的力量!今天当我们翻开这本60余年前在福建永安出版发行的《甲必丹女儿》,一页页被时光蛀穿的永安土纸,仿佛让我们窥探到那时读者在阅读的情景。发黄的书中浸透着岁月流逝的痕迹,浓浓的油墨依然还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附件下载